新華網北京12月11日電(記者劉林 婁辰)出了車禍被施救,不是幸運卻成了禍中之禍。山東德州寧津縣個體運輸戶劉勝春說,幾個月來為了這天價施救費連著跑河北省各部門反映情況共計13次,問題非但沒解決,費用卻飆升到了13萬餘元。對此,新華社“中國網事”聯合視頻網站“第一視頻”共同進行了調查。
  一起交通事故引發的天價救援費
  今年6月6日,劉勝春的油罐車行至張石高速(張家口至石家莊)河北省保定市易縣段雲蒙山3號隧道時發生交通事故。駕車司機告訴記者,“當時感覺路前方有點情況想略微減減速度,沒想到由於路面濕滑,油罐車發生了側翻,車裡裝的甲醇發生泄露”。
  事故發生後,司機迅速撥打了122報警電話。之後,有關部門對現場做了處理,消除了安全隱患。劉勝春說,賠償路政設施損壞100多元,油罐車清洗花費1萬元。之後事故車輛被拖至易縣通遠清障有限公司的停車場。
  事後一周,當劉勝春來到通遠清障有限公司停車場取車時,公司要求支付8萬餘元的施救費。“當時我就傻了!停車一周就要8萬多,沒處說理去了。”
  劉勝春告訴記者,該清障公司並不是自己找的,而是撥打122報警電話後跟著交警一起出現的。本以為是程序處理,沒想到卻換來了這天價的救援費。
  在易縣通遠清障有限公司提供的一份清障服務工作明細詳單上,記者看到了當日的收費項目:待時費、吊裝費、托運費、人工費、環境服務費、施救費、現場安保費等等收費項目加起來竟然高達80400元,其中僅吊車與托運兩項的收費就高達5萬餘元。
  跨省維權遭踢皮球
  劉勝春越想越想不通,此後的時間里,劉勝春先後13次前往易縣交通、物價等部門以及通遠公司協調相關費用。將近半年過去了,劉勝春像皮球一樣被各部門以“不歸自己管”“不清楚”“管不了”等藉口推來推去。今年12月6日,當劉勝春再次來到易縣通遠清障有限公司時,對方告知他,要想提車,需要再交每天300元的汽車保管費,幾個月下來需要再交5萬餘元。
  “第一視頻”網站對此進行了調查,網站拍客全程記錄下了劉勝春前往易縣各部門維權的過程。
  劉勝春說,由於自己多次去找,工作人員非常不耐煩。“我反映說,當時我們就打的122報的警,清障公司也不是我們請的。可是交警說清障公司是個體戶,不歸交警管。”劉勝春想不通,“明明是打了你們電話清障車才出現的,為啥又說跟你們沒關係了呢?”
  不僅討要說法困難,當劉勝春請求交警提供事故現場照片以供保險公司理賠時,視頻拍攝到一名民警反問劉勝春“你們給保險公司交的費用,為什麼要我們給他提供照片,你給我們交錢了嗎?”滿腹委屈的劉勝春面對如此強硬的人民公僕,還得小心翼翼賠不是“哥哥你彆著急”,即便如此,劉勝春也沒能要到照片。
  隨後,劉勝春又來到了易縣物價局。面對劉勝春的一行,該局工作人員告訴劉勝春:“你半年不提車,影響人家經營,人家還想告你呢。”“八萬塊錢是挺多,你和他(通遠公司)說說,不行你就找上面(保定)吧”。
   有新規不執行 揚言起訴省交通局
  河北公安交管網12月7日刊文說明,河北省物價局、省交通運輸廳、省公安廳聯合下發文件,就河北省道路車輛救援服務費進行規範。故障事故車輛按不同的車型、噸位,收取拖車費,客、貨車最低基價為300元/車次,最高為700元/車次。
  獲知這一新規的劉勝春感覺自己的事情有瞭解決希望。劉勝春給通遠清障有限公司打了電話,協商是否能按照該標準執行。對方給他的回覆卻讓他感覺不可思議。一位工作人員告訴他:“有那新政策不管用,我們正準備起訴河北省交管局,他那標準定得太低!”
  從事發到現在,近半年的時間過去了,劉勝春的事情一直沒能解決。劉勝春說,3月份買的車,6月就出了事,但現在光為了跑易縣處理這件事情,各種費用就花了將近2萬元,“車是我和一個朋友貸款、借錢買的,一下子要這麼多錢,生活真沒法過了。”
(編輯:SN095)
創作者介紹

柚木傢俱價格

gb20gbjjr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